<sub id="nlhtl"></sub>

<sub id="nlhtl"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nlhtl"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nlhtl"></sub><address id="nlhtl"></address><sub id="nlhtl"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lhtl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nlhtl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lht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2020,短視頻營銷的風,將往哪兒吹?

          所屬分類:行業資訊發布日期:2020-05-15點擊率:502

          2019年,是短視頻行業“承前啟后”的一年。

             所謂“承前”,即是指在“高光點”上的短視頻,幾乎收割了移動互聯網用戶在泛娛樂時間的大多數注意力,在一個細分賽道,兩個DAU過2億的APP出現,本身即是力證。

              所謂“啟后”:隨著短視頻平臺產品、功能的不斷完善,短視頻流量價值升級裂變:從純娛樂流量轉化為了種草、帶貨流量,基于此,短視頻平臺商業價值也得以指數級擴容。

              萬事俱備。 可以預見的是:2020年,短視頻將繼續高光,其營收變現的兩駕馬車——“廣告“和“電商”,也將拉動著短視頻往一個更高的臺階上狂奔。

              2019年,抖音、快手兩個平臺的廣告規模預計突破750億,其中,紅人廣告占比不到8%,預計2020年,這個數據將翻一番,雙平臺紅人廣告收入便有望達到120億。 相比于廣告,更看好以“短視頻”和“直播”為內容載體的電商帶貨在2020年的增長空間,2019年,抖音、快手圍繞著短視頻帶貨和直播電商的GMV逼近1000億,預計2020年將突破4000億。

              在這樣的增長勢頭下,短視頻平臺的概念將越變越模糊,短視頻流量價值的邊界也于無形中放大。

               以快手為例,很多人在早期安裝使用快手時,動機大多是為消遣和娛樂,希望借助搞笑段子來打發休閑時間,來獲得輕松娛樂和信息資訊;而現在,很多人卻將快手視為社交平臺,購物平臺。 李浩講起了自己雙12去卜蜂蓮花,臨到超市打烊,一個收銀的大姐問起隔壁收銀的大姐,“今天超市很多優惠,你買了什么?”而收到的回復是:啥都沒買,家里缺的東西基本上都在快手搞定了。“對于這個大姐來說,快手或許并不只是什么娛樂平臺,更是她日常購物的首選平臺。” 個體用戶習慣的改變,只是個開始。

              但它卻給品牌在2020年的營銷傳播釋放出大的信號:對于短視頻平臺及人的價值理解,也應該有所轉變,品牌營銷只有趕上用戶的轉變,并能借短視頻流量紅利、產品紅利起舞,才有機會站到2020年的C位。

              這里,我們不妨回憶下2019年那些站在聚光燈下的品牌,大抵以國貨美妝為主,而若分為上下半年來看,上半年的半畝花田通過高密度抖音KOL投放,成功摘得了天貓618身體護理榜銷量第一,并持續占據著國內身體護理類產品20%的銷售份額; 而下半年的花西子、珀萊雅則多與捆綁一個ICON,他就是李佳琦,通過李佳琦的專業種草,帶來“名利雙收”。而若要提及這三個品牌的營銷策略:便是對紅人種草價值的無上信任,幾乎將70%以上的投放押注在了抖音平臺。

              試問,2020年,這樣的策略是否依然行之有效? 我們認為是有可能的,但種草成本無限走高,要贏得成功,所需承受的考驗也是方方面面的。但種草即拔草,2020,不失為品牌建設、品牌進行短視頻營銷實戰最好的年份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?
          日日橹狠狠爱欧美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